/images/logo.png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信息服务 >> 延职在线美文 >> 正文
佛坪菜豆腐

发布日期:2010-07-04

来源:

作者:白忠德

浏览数:次

 

 

        那一年我在佛坪采访,每天必吃的一顿饭是菜豆腐。就着酸辣椒伴香菜蒜苗的佐料,呼噜呼噜吃上两三碗,头上热汗直冒,心里滋润舒服。

  菜豆腐是汉中的名小吃之一。说它有名,也就仅限于汉中,无法和人家岐山哨子面比,更难以出秦岭。前几年,我们学院有家汉中人开的餐馆,每天做一锅菜豆腐。汉中学生闻风去吃,一些关中娃也好奇地尝过,生意开始还可以,终因做工不地道汉中籍学子少而歇了业。菜豆腐在汉中各地的做法颇不一样,基本工序如浸泡黄豆、磨成豆浆、过滤清渣、入锅烧煮、点清豆腐、豆花成团相同。后面的则差别很大:汉中,点清浆豆花成块就可以吃了;城固洋县一带,还要将淘净的大米倒进清浆里,煮得大米伸腰时,倒入块状的豆腐,加点小白菜或青菜浆水菜,制成名副其实的菜豆腐;佛坪人的做法是把点清豆花的清浆倒掉,把淘净的大米放进磨制过滤后的豆浆里烧煮。光吃豆腐不经饿,豆腐加大米吃了经饿,可清浆的口感不好;惟有佛坪菜豆腐,汤是豆浆,豆腐鲜嫩大米烂熟汤味软和,口感极好。其他地方用红辣椒面泼上菜油当佐料,味道单一,佛坪人的佐料就很讲究,把青辣椒洗尽晒干捣碎淹上十来天,再加些新鲜的香菜蒜苗。佐料又酸又辣又脆又甜,酸辣酸辣的,脆甜脆甜的,有嚼头,增食欲。难怪汉中往返西安的班车总要在佛坪县城大桥附近那家小吃馆前停一停,司机乘客纷纷下车,钻进低矮简陋的帆布蓬门面,嗫上几碗菜豆腐,既解饿垫肚,又止渴润喉。

  菜豆腐的做法并不难。佛坪人人爱吃,几乎家家会做。母亲做菜豆腐的手艺巧,吃起来酸溜溜、辣乎乎、脆生生、甜丝丝、软嫩嫩的,极合胃口。我每次能吃五六海碗,直到塞得胃里胀鼓鼓的,再也容不下一丁点,走路都得轻手轻脚迈碎步,有时撑得连腰也直不起。我曾在《母亲送我菜豆腐》里写过这些。我的一位老师告诉我,另一位老师的爱人做菜豆腐时竟然参阅了那篇小文,据说味道也挺香。对于我,实在荣幸不已。做菜豆腐是件挺费事劳神的活儿,县城的人没有那么多时间。每天早上七点左右,他们就奔向各个小吃部,热热地吃上一两碗菜豆腐,然后上班的上班,念学的念学,摆摊的摆摊,闲谝的闲谝,一年四季,雷打不动。

某天中午一点多,我们饿着肚子从中学连跑带走了里把路,又到大桥头那家小饭馆赶早饭。他端上来一大碗,我狼吞虎咽地吃了,他又端来一碗,我又吃了。大概是吃相太贪婪,老板不经意地问:“你在西安吃不上佛坪的菜豆腐吧?”我抹了把额头的汗水,嘴里填满饭只能点头。“那你就过够瘾吧——”

老板又要舀第四碗,我挡住了,笑着说:“留着明天吃,我倒想再来几碗,可肚子不答应......

这时一辆客车驶来停在路边,呼啦啦涌下一群人,把个小饭馆都挤炸了。

上一条:没有月光的夜晚
下一条:白蓝歌

关闭

管理机构

教学机构

附属机构

专题专栏

>> 更多